搜索

© 2013 天津盛实百草中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北二分 津ICP备16005648号

走进盛实       产品中心       质量体系       人才招聘       OA办公

 

友情链接

 
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              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

国家中医药管理局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 

中国中药协会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

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02医院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

>
新闻详情

以医带药 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

2012/07/01 14:44
浏览量

  从7月1日开始,澳大利亚对中医师进行全国注册管理,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已把中医药纳入了法制化管理的轨道。中医立法之所以能够在澳洲实现,是与中医行业在澳洲的不断发展壮大,以及澳洲民众对中医疗效的充分认可分不开的。以医带药,是中医药产业国际化的一种有效模式。

  澳洲经验:中医发展迅猛

  谈起中医与澳大利亚的渊源,恐怕要追溯到上个世纪70年代,随着中医药在全球的盛行以及华人移民的推动,中医尤其是针灸等被引入澳大利亚,从而生根发芽,并得到了长足的发展。据统计,截至2009年,澳大利亚共有中医及针灸诊所大约5000家,从业的中医师、中医针灸师、中医药剂师超过4500人;全澳中医及针灸诊所每年服务大约280万人次,80%的病人以英语为母语,全行业营业额达到上亿澳元。

  近年来,随着澳洲中医药产业的蓬勃发展,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人开始看中医、吃中药,并逐渐认可中医药的疗效。数年前,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曾在澳全国进行过一项问卷调查,结果显示17.9%的澳大利亚人接受过中医治疗。而正是由于民众对中医疗效的认可,以及行业的不断发展壮大,澳大利亚的一些州才开始着手对中医药进行立法管理。

  其实,早在1995年,澳洲全国中医药针灸学会联合会(FCMA)就开始积极推动“中医立法”,并促使维多利亚州卫生部成立“中医立法调研委员会”,开展前期准备工作。2000年,维多利亚州中医法正式诞生,州政府成立中医管理局主管中医事务,规范中医执业标准,注册一切符合标准的中医师(包括针灸师)。维多利亚州中医立法后,中医师的地位得到了确认,中医药开始循着正规的途径发展。至2002年时,维多利亚州已为1100多名中医师、中医针灸师、中医药剂师注册。其不但承认中医为医学,而且在2005年时允许中医进入各大医院,像西医一样为病人提供服务,这在西方国家是不多见的。

  正是因为有了维州“中医立法”的成功经验,以及中医在澳洲的不断普及和流行,澳大利亚才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施行中医立法。2009年5月8日,联邦政府宣布2012年正式在全国进行中医注册管理,规定只有进行了正式注册的中医师才能够在澳大利亚合法行医。截至今天,澳洲中医立法从一项地方法规演变为国家立法,终于结束了为期12年的马拉松式长跑。

  中药谜题:如何走向世界

  近年来,随着中医药国际化热潮的蓬勃发展,关于中医与中药如何发展、谁先发展的问题引起了业界的广泛讨论。中医药是具有3000年以上历史的医学实践,其根源于《黄帝内经》和《伤寒论》等医学古籍,使用的是阴阳和五行这样的概念。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,我国开始将这些概念与现代医药中的许多概念结合起来。而中医与中药互促发展,也显示出了非常好的效果。

  在我国,大约95%的综合性医院中都设有中医科。根据山东大学公布的一组数据来看,每年有超过2亿的门诊患者接受中医疗法,约300万的住院患者接受中医疗法。政府在中医领域的支出约80亿元人民币,占公共卫生支出的比例达6.71%。

  随着中医行业的快速发展,我国中药市场的规模也已扩张至300亿美元,年增长速度达23%,超过了我国医药产业的平均增长速度;此外,列入2010年《国家基本药物目录》的中药品种达102种,占目录总数的1/3。诸多数据表明,中医药互促发展所带来的成效是不可小觑的。

  然而,与中医药产业国内蓬勃发展的态势不同,其在国外市场上却遭遇了诸多困难。据统计,虽然我国中药产品已出口至全球164个国家和地区,但2010年中药材和中成药的出口额却仅为9亿美元。近年来,中药国际化发展中更是遭遇了欧盟植物药注册、日韩标准提升等诸多障碍,原料型产业发展模式愈发受到限制,制剂产业多年来更是起色不大。例如,截至目前,在欧盟植物药注册中,我国仅有成都地奥集团的“地奥心血康胶囊”完成了简化注册,而大多数产品仅能以“膳食补充剂”或“食品”等形式出口。因此,国内中药企业迫切需要寻找到一条稳定、快速发展的国际化道路。

  初闻各国中医立法的消息,本以为会对国内中药企业带来较大利好,但目前看来,这一动向存在诸多不确定性。短期来看,一些中医师会因为不符合要求而被排挤出市场,从而影响中药材的销售;但是长期来看,行业的规范会促进行业发展,从而带动中药材的销售。然而,对于中成药企业而言,中医师海外注册执业的发展所带来的影响却非常有限,通过注册途径进入目标市场,仍是不可省略的步骤。因此,中成药企业还是应当积极参与海外市场的注册工作。

  另外,当我们思考中医与中药在国际市场如何发展这一问题之时,不妨看看国内市场。中医与中药是一个有机整体,不可分离。在现有情况下,中药走出国门遇到了一定的困难,而中医却相对顺利一些。当我们分析欧盟植物药注册指令影响下的英国中医药市场,就不难发现,2011年5月之后出现的“有医缺药”现象正在告诫人们,中医与中药,一个都不能少。

  本次澳大利亚“中医立法”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应当引起业界的重视。但不管怎样,在中医与中药的国际化问题上应坚持以医带药的模式,促进医药产业的共同发展。